豪爾賽集團董事長戴寶林受邀參與話題訪談-未來媒體立面是趨勢嗎?

冰球突破技巧及介绍 www.lowjg.icu 2018-10-10   來源:中國照明網

近年來,我國照明行業飛速發展,尤其體現在城市景觀照明上。進入爆發期的景觀照明為追求創新、追求更高的觀賞性,亮化的形式更加多樣化,如絢爛的燈光秀、媒體立面等。在南昌一江兩岸、杭州G20亮化提升后,媒體立面愈演愈烈,廈門、青島夜景提升更是在國際會議中驚艷全世界。與此同時,各大城市對媒體立面的追逐使得這一燈光表現形式陷入爭議漩渦。

面對當下城市景觀照明的爭議,2018中國照明論壇專門組織了一場專家與企業家的現場交流環節。主持人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建筑環境與節能研究院副院長趙建平一開始就拋出了一個話題“未來媒體立面是發展趨勢嗎?”,下面來看看專家是如何來回答的。

竇林平:只有中國才能給出這樣的精彩

圖片1-ps.png

竇林平 中國照明學會秘書長

我國城市景觀照明目前處在初級階段,只有在發展中加以改善、改變,最終才能形成一個讓社會、讓城市、讓所有老百姓、讓設計師都滿意的好項目。其實,中國擁有許多大體量的照明項目,在國外根本是不存在的,許多國外的設計師也會羨慕中國的設計師可以參與這么大體量的項目。每年國內也有不少項目拿到一些國外的獎項,也正是因為國外這些評委認為在國際上的大城市之中,只有中國才能給出這樣的精彩,給設計師、工程公司、給照明產業提供這樣的發展和表現的機會。

戴寶林:照明工程是可延展的

圖片2-ps.png

戴寶林 豪爾賽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從前年G20峰會到現在,媒體立面興起不過兩年時間,爭論是發展的一個必然過程。其實現在只是1.0時代的開始,以后仍會有媒體立面,可能它的形式會有所變化,但一個新鮮的事物不可能兩年時間就消失。

很多專家也說,整個夜景照明前途還是比較好的,只是大家都審慎地來看待。如果問這幾年照明行業好不好,我認為,用什么好的形容詞來回答都不過分。過去照明行業應住建部要求制定了一個城市及道路照明施工資質標準,這個名稱到現在已經狹隘了,因為現在不僅僅是城市照明、道路照明了,還有文旅照明、鄉土照明、人文照明等等,照明的工程是可延展的,可持續發展的。從整個行業來講,無論是媒體立面還是其他照明,我依然是持十分樂觀的態度。

青島.png

/青島浮山灣

常志剛:價值觀和話語權之爭

圖片3-ps.png

常志剛 中央美術學院建筑學院副院長

無論是杭州還是上合峰會,在景觀照明上實際都以媒體立面或媒體建筑為主,那么媒體立面作為一種智慧化照明或智慧化城市,肯定是一種發展趨勢,但現在確實存在問題,它所引起的爭議,也值得深思。

在媒體立面、媒體建筑出現之前,照明在整個城市建造中一直處在一個末端的、配合的角色,它的形象效果也不會跟建筑師或是規劃師、景觀設計師去爭奪風頭。但媒體立面、媒體建筑出現之后,它達到甚至是超過了原來建筑的風頭和影響力之后,爭論就一定必然存在。

建筑師和照明設計師之間的爭論是好事,這里面存在價值觀和話語權的問題。建筑的設計,是對于城市、場所和整個人文環境的思考,是一個非常深厚的,有兩千年歷史的城市學科。到了今天,當照明設計師和建筑師,或是景觀設計師、城市建設者一起去討論城市面貌建設的問題時,照明設計師擁有了話語權,那么要怎么去說話,需要照明設計師自己去思考,不能僅僅從照明產品技術的角度去談問題,而是要從其他價值觀去談問題。只有價值觀占據了領先,才有話語權。

郝洛西:把照明工程實踐作為一個科技成果

圖片4-ps.png

郝洛西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

如今國內已經有了很多照明工程實踐,那么照明界也應該去思考,怎么為世界照明的發展去獻計獻策,融入自己的成果。當我們把照明工程實踐作為一個科技成果時,自然而然地會比較理性地去審視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們也不要把別人不能做的或中國普遍的、特別的現象作為一種理由去忽視問題。設計師要有自己的想法,要融入中國的文化,關注中國的民生民氣,是中國照明工程應該走的方向。

照明行業必須要做到可持續發展,讓企業利潤、研發力度、國際競爭力都有所提高,這是照明業界所追求的方向。

李鐵楠:不能只偏向媒體立面這一個方向

圖片5-ps.png

李鐵楠 中國照明學會照明設計師工作委員會主任

國內的城市照明,無論是照明方法還是照明效果,目前還處于初級階段。媒體立面的方式也很多,但這種照明的手法和效果只是滿足了特定的場所和政治事件的需求。城市照明也好、景觀照明也好,還會有很多其他的需求和其他的場所,它可能更豐富,所以不能只偏向媒體立面這一個方向,對景觀照明的研究、設計,還需要進行科學性的論證和全面的考慮。

沈永健 :合適的才是最好的

圖片6-ps.png

沈永健 深圳市千百輝照明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

不管是媒體立面也好,其他照明手法也好,合適的才是最好的。任何項目都有缺陷,但因為有了缺陷,才有美。媒體立面不是不能用,城市需不需要媒體立面,要相信設計師、相信城市管理者有這種智慧和能力去選擇他認為最好的、最合適的。

媒體立面走入到后期的時候,可能會存三個問題。第一,審美疲勞問題,這是表現形式上的;第二,是產品上的缺陷問題,這些都是不可回避的;最后還有運營費用的問題。但是,做傳統的照明就沒有這些問題嗎?可以肯定地說,也有這些問題。

梁崢:適時、適地、適度

圖片7-ps.png

梁崢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城市照明規劃設計研究中心主任

一個經濟學家說過,“過度渲染繁華往往會動搖繁華的根基?!痹諉教辶⒚?,或者說在這次深圳的規劃中,我們始終強調三個“適”言:適時,適地,適度。

實際上深圳在整個城市照明建設當中是走慢了、滯后了。2012年,我們便研究了深圳適不適合做媒體立面。有些想法,如果當時實現了,就是先進的、引領的東西;但如果是在實施的過程中慢了,或是沒有完全按照規劃去實施,那么得到的結果就不一樣了。

在規劃時,我也提出深圳很多地方不適合做媒體立面。在現在的規劃里,有兩個地方有媒體立面,一個是比較集中的秀場,任何一個城市都需要一個秀場;還有一個是后海中心區。我覺得還是遵守了當時規劃里提的適時、適地、適度地做。

我認為,照明業界如今應該更加去關注照明的基礎是什么。比如照明的科研、教育、規劃、設計,這四個方面其實是所有實施工程最核心問題,但這方面的發展現在是相對滯后于整個行業的發展。

現在大家關注更多的是幾十個億的工程,但是在做這些工程的時候我們是否有嚴格地按照從設計到實施都有充分考慮嗎?追求時間上的效率,這可能也是時代的一個特征,但對于已有的一些研究成果,應該在應用中得以實踐。

 

中照網評:

不管是否喜歡,媒體立面已經成為了當前城市景觀照明中的一種新現象,特別是在國內的一線城市中,媒體立面已經成為影響城市夜景觀的重要因素。從引起的爭議來看,媒體立面不必“一棍子打死”,既然媒體立面已存在,那么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做好的媒體立面。

媒體立面并非適用于每個建筑和場所,判斷媒體立面是否適合一座城市、一個場所是首要,融入文化特征、與城市環境相符、展現藝術性是重點;同時,媒體立面與建筑的關系密不可分,好的媒體立面應該和建筑設計理念合二為一,成為建筑的一部分。在規劃、設計的過程中也許還要與城市管理者、投資者進行“博弈”。無論如何,因地適宜,揚長避短,提升內涵總是沒錯的。